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科学工具
科学,如何变成了某种“选择性工具”?
发布日期:2018-10-05   浏览次数:23

本周发表在《PLOS Biology》上的一项研究(后附),揭示在人类基因组里的大约20000条基因中,只有十分之一即2000条得到了科学家的积极关注与研究。这项研究提出这样的问题:科学家们为啥对剩下90%的基因视而不见?

这项研究,进一步加深了我对“科学”和“科学研究”的忧虑和警觉。

当科学研究只对10%的人类基因感兴趣而“选择性”地遗忘、忽略其他更多的基因时,我们对人类自身的认识还是完整的吗?我们会不会由于这种“选择性研究”而有意无意地造成对人的认知的偏见甚至歪曲?这种偏见甚至歪曲是否有助于某些人、某些组织的利益而牺牲大多数人的长远利益呢?

最要命的是,这一切潜在的问题,这一切有意无意的歪曲,都可能由于披着“科学”的外衣而逃逸出公众审察的视线,让我们觉得“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”。

长期以来,我们对“科学”及其研究者充满了敬重、敬畏甚至崇拜,我们希望通过科学研究获得事物的真相,以指导我们的社会实践和个体行为。

但是,科学后面站着的不是神,而是“人”;科学研究是由人来进行的,而人总是具有一定的利益、阶级、立场、认知、爱好、情感、情绪的倾向性的。人的这种倾向性不可避免要影响到科学研究的倾向性,使科学在某种程度上失去它的本义即再现事物的本来面目——完整的真实性。

当科学失去它的本义的时候,它会变成什么?这是需要我们思考的。

在我看来,科学的本义即“第一义”应该是“真相”,科学是以探索宇宙人生的本来面目为己任的。尽管宇宙人生之渺无边际、千变万化、折叠叠加,使任何一种科学定理、科学发现都只能是暂时的“约定”(参见惠勒的“变易性的阶梯”,意谓“每一条物理原理,都在某种物理条件的极端状态下被突破、被超越”;“一切定律都具有变异性[mutality], 都不可能是不朽的,不可能像是刻在宇宙深处某一块石碑上的铭文,从永恒的过去到永恒的未来一直存在。”见《宇宙的逍遥》),甚至几乎可以称之为盲人摸象之“一巴掌”,但是无论如何,哪怕是这“一巴掌的真实”(即事物在某个层面、某个片断显露的因果联系),也能让我们暂时有所依靠,能够据之以产生有实用、实效价值的社会实践和人生活动。

作为“第一义”的科学,应该被定义为“有限而趋向无限的真实”,或“有限而趋向无限的因果关系”。

但是,即使这“有限的真实”、“一巴掌的真实”,也可能因为科学研究参与者某种群体性、个体性的倾向性,而产生偏移或扭曲。

在中国社会,真正理解和恪守科学“第一义”立场的人,可能只是少数。由于科学传入中国(“西学东渐”)时的特殊国情,由于当时救亡图存的特殊历史背景,由于“师夷长技以制夷”的强烈需求,我们更愿意接受科学由第一义带来的其他功用、其他转义——第二义、第三义、第四义。

科学的第二义是“力量”。在这一点的理解上,我们深受培根“知识就是力量”的影响。我们大多数之所以热爱科学,是热爱科学具有的“力量”。我们深恐自身的孤独、单薄、孱弱;我们深信“优胜劣汰”、“弱肉强食”的社会达尔文主义(顺便说一下,即使是生物学意义上的达尔文主义,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挑战,例如林恩•马古利斯Lynn Margulis就提出,“共生”而不是“竞争”,才是生物个体及其种群在进化中最关键的因素。马古利斯证明,在原核生物到真核生物的进化中,共生起了决定性作用);我们深信“落后就要挨打”的信条,自然,我们对能够给我们带来“力量”的科学充满无限虔诚的期待。我们太希望借助科学而“强大起来”。

等而下之,科学的第三义是“工具”。既然科学具有“力量”,我们就可以利用这种“力量”达到我们的某种目的。在诸种目的中,增强和壮大自己、削弱和打击敌人的目的,是首要目的。中国社会具有实用理性主义传统,“科学工具化”是根本不需要别人教育的,是如同新生儿很容易找到母亲奶头一样自然发生的。

“工具”具有两面性。如果“工具”的含义过度集中在削弱或消灭对立面之上,由“工具”而“武器”就是必然的发展趋势。“武器”,就是科学的第四义。君不见,当今世界最大的科研投入,都源于军事目的;离开了军事目的,全球科研投入至少会下降一半以上!不仅国家间的军备竞赛如此,“科学武器化”,也大量表现在社会的管理竞争、宣传竞争、市场竞争、文化竞争和教育竞争之中。就中国家长的心态而言,如果能够优先获得帮助孩子提高应试能力与分数的“教育科研产品”,他们是绝不会无动于衷的。

这样,科学,会由于全部参与者——科学研究决策者、组织者、投资者、实验者、表述者、传播者、接受者——的“选择性认知”、“选择性注意”、“选择性记忆”,而“被选择”成某种特殊的图像与意义。

科学,可以由于研究参与者的功利追求和道德堕落,而产生其价值的歪曲与堕落。

特别重要的是,“选择性的”科学教育,会形成每一个公民“选择性的”世界观,进而形成他们各自不同的现实的人生道路和人生宇宙。

科学,恪守它的第一义——宇宙人生的本来面目,是多么重要啊!


 

主办:河南省科学技术厅 承办:河南省科学技术信息研究院
信箱: hntriz@163.com
Copyright(C)2015 www.hntriz.cn All Rights Reserved